无忧首页企业系统我的无忧
无忧服务:
兼职活动培训
娱乐交友:
交友社区资讯
全职实习:
实习暑假寒假
微信号:school51
扫一下,立即关注
加关注
加关注
===大学生成长生活平台===

大学生毕业近5年待业在家 用铁锤杀死父母

2014-10-27 09:55:43来源/作者:互联网  点击次数:9828

9月3日晚,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新湖某路一栋民宅内,发生一起人伦惨案: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,酒后仅穿底裤,在家中用榔头将父母锤死。随后,消防官兵赶到砸破大门进入屋,将行凶男子用钢叉制服在地。他叫曾少平,出生在教师家庭,是一名毕业近5年的无业大学生。

大学生毕业近5年待业在家 用铁锤杀死父母

嫌疑人将房门反锁后弑父杀母,警方被迫破门而入

中国网讯 一把铁锤,两条人命。亲生父母在中秋节前,竟毙命于儿子之手。待业在家的曾少平至今没有想通,为何那一刻他如此愤怒,抡起铁锤砸向父亲、母亲……

9月3日晚,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新湖某路一栋民宅内,发生一起人伦惨案: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,酒后仅穿底裤,在家中用榔头将父母锤死。民警接报后迅速赶往现场,但大门反锁无法入内。随后,消防官兵赶到砸破大门进入屋,将行凶男子用钢叉制服在地。他叫曾少平,出生在教师家庭,是一名毕业近5年的无业大学生。

案发当晚月色皎洁——这天距离传统的中秋佳节,还有5天时间,疑犯的父亲刚回茂名没有几天。赋闲在家、多次被催婚、深陷父子矛盾……在疑犯如今无尽的忏悔背后,究竟是哪些矛盾层层升级,最终导致这个教师家庭走向了毁灭之路?

A 中秋节前的悲伤

9月3日晚,中秋节前几天,茂名市电白区,明月初升,夜空明澈。

19时许,在电白区新湖二路维斯顿酒店当保安的林勤南,回到了自己位于新湖某路的家中,准备洗漱休息。突然邻居韦淑伟家中,传来一阵凄厉的尖叫声,有人呼救:“林叔,林叔,救命啊,救命,求你帮我开开门,快——”

林勤南听出,这是韦淑伟的声音。他急速跨步上前,来到她家后门前,只见韦淑伟满脸鲜血,带血的双手颤抖着试图打开双重铁门。越急越慌,韦淑伟几次用钥匙开锁都未成功,里屋,不间断地传来厮打声。林勤南试图协助韦淑伟,但两重铁门阻隔,他无计可施。

约莫过了一分钟,始终无法开门,林勤南见头部深受重伤的韦淑伟折返,进到传来厮打声的房间内,随即消失在视线内。见情况不妙,他随即呼人报警。众邻居无从判断这家人此刻究竟发生了什么。林勤南只知道,韦淑伟从电白区教育局退休的丈夫曾广,前几天刚从广州回到电白,曾广在番禺一家工地上做一些管理资料的内务,还在努力挣钱养家。

约十分钟,警方赶到现场后,透过窗户映入目击者眼帘的惨景,令人震惊:曾广、韦淑伟夫妇一人匍匐在地,一人仰面横躺。两人头部似遭到硬物重击,血溅满地。蹲在伤者旁边的是他们的儿子曾少平,此刻他仅穿着底裤,蹲在其母亲身旁在清点物件。警察试图破门而入,但堂屋前后门几重铁门,紧紧反锁。

无奈之下,警方叫来消防队支援,一阵猛锤烂砸,前门铁门被撕开一个口子。警方随即开门,一名警员持环形钢叉,将仍蹲着的曾少平制服在地。整个破门及制服过程,曾少平反应平平,对缉捕无丝毫反抗。医护人员进入堂屋,验证其父母已经死亡,在作案现场,警方发现了一把带血的榔头。

在这个极少与外界接触的教师家庭,嫌疑人曾少平疑用铁锤,活活锤死了生身父母。警方发现,为了避免父母报警,曾少平竟把父母的手机用铁锤砸坏,之后又将房门反锁。晚上9时许,茂名市各大网站、论坛,出现各种版本“锤杀父母”的传闻:吸毒索财、争吵致激情杀人、索财赎车等。网上责骂声一片,直指逆子冤孽。

B 为子购车多次催婚

曾广夫妇的家,位于电白区新湖某路,四层楼房装修颇新,左右紧邻旁舍,空间狭小,只有前后各有一小片空旷地。其住宅周边一带,均是早年农民宅基地自建房。邻居间彼此虽样貌相熟但交流甚少,林勤南介绍,身为教师并在区教育局任职过的死者曾广,为人和善人缘很好,但他和妻子很少与邻居谈及家里事。

9月6日,案发的第三天,曾少平的婶婶从乡下赶来,叫来一名师傅用铁皮将警方砸破的前门封住。四层高的楼房,即使白天灯也未关,透漏砸烂的铁门洞口,还可见看见室内的斑斑血迹。曾少平婶婶哀叹,出了这种事家人都非常痛心,不知如何面对。她之所有把房门遮起来,是不想让过路人看见,由于这事家人一直感到颜面无存。在老电白水东县城,近年来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家庭惨案。

案发后,曾少平姑姑曾慧也来到哥哥家的楼房门前。面对大哥大嫂的不幸去世,她非常悲伤,表示怎么也想不到侄子曾少平,“会做出这样的傻事!”据她回忆,她大哥生前曾在电白教育局上班,退休后也没闲在家里,而是到了广州番禺打工。大嫂韦淑伟则在市场上摆摊售卖煲汤药材等。曾少平有一个姐姐和弟弟,姐姐在茂名教书,弟弟在外地工作,平时都不在电白家里。

“他小时候读书很棒,小学毕业考还得过第一名。平时没看出他有什么不寻常,就是30岁了还不结婚,我给他介绍过女孩子,但他不要。”曾少平的姑姑透露,孩子从小成绩优异,平时她到哥哥家探访,曾少平也都很尊敬她,会斟茶递水。但家人一直都没弄明白,曾少平到底为何一直未正式结交过女性朋友。其对父母的多次催婚或介绍的女朋友,均反应冷淡。

在曾少平婶婶眼里,拥有大学文凭的侄子虽寡言,但还算比较有文化、有礼貌。据其称,曾少平高中毕业后,考上了广州海珠区一所高校读大学,毕业后回到茂名找工作。在生活中,知人待客这些基本常识,不算太差,但备受其父母诟病的是“懒”。曾少平大学毕业找工作一直不上心,换过好几份工作,每做一份工几乎都是干几个月就辞职不干,为此家人甚感恼火。

死者夫妇的一位女邻居杨显珍称,曾少平母亲韦淑伟原籍广西,嫁到电白多年,学会了当地的黎话,平时为人也特别和善,傍晚两人经常一起散步。“我和她认识十几年了,平时在市场卖煲汤药材什么的,我都有帮衬,觉得她人特别好。”在她眼中,曾广夫妇对儿子可谓疼爱有加。就在2014年上半年,夫妻俩筹钱给曾少平买了一辆小汽车。

据杨显珍回忆就在案发前几天,她偶有听到曾少平和父母吵架的声音,因认为是常事,并未太在意。“他母亲之前去给他大姐带孩子,刚回来不久。”杨显珍称,邻居们平时没看出曾少平有太大的异常,最多是觉得他有点内向。不想9月3日晚上,一场父子间激烈的争吵,铸下不可挽回的悲剧。

C 严父训子引发冲突

外人甚至任何一名亲人,都无从知道案发当晚在房门反锁的屋内,曾家三口究竟经历怎样的对话与冲突酿成血案?羊城晚报记者独家获悉,在曾氏父子关系紧张的背后,父亲在儿子一次醉酒后的严厉批评,点燃了儿子内心郁积已久的怒火。

知情人士透露,归案后的曾少平陈述了一切:今年上半年,已30岁大学毕业近5年的他,因自觉无趣,便从吴川辞职回到电白,从此常住在家。为了给儿子讨老婆,曾广夫妻俩筹钱8万元,给他买了一辆小汽车。为早日能开车,约在6月,曾少平在家附近的一所驾校,找父母要钱报考了驾照培训。之后的驾照科目考试,曾少平因一科多次不及格,心有怨气,便找驾校试图退回学费,但遭到拒绝。

9月3日晚6时许,曾少平因心情不好,在一家士多店内买回三瓶啤酒,在自家三楼光着膀子独自喝下。曾广见儿子一个劲喝闷酒,上前询问原因,得知其找驾校索还学费不成,开始教育儿子,称其有错在先,索还学费的做法不对。在一番严厉的批评后,曾广见儿子曾少平情绪激动,准备独自下楼避免冲突。不想曾少平拿起扫把一路追打父亲至底楼,从外面回来的韦淑伟,正好撞见父子俩的争吵,其上前劝解无果后,独自出门。约10分钟后,本以为争吵停息而返回家里韦淑伟,见父子俩冲突越演越烈。她再次上前劝阻,激动的曾少平在将房门反锁后,开始抡起家中的铁锤砸向曾广,因劝架韦淑伟也被砸中。眼见争执即将酿成大错,韦淑伟奔向后门呼救,但她无论如何也打不开后门。

折返后,这位母亲最终也倒在了血泊中,曾少平手持带血的榔头,全身赤裸神情麻木。警方接报赶到现场,在消防人员强行破门间隙,曾少平返回三楼穿上了一条底裤。从父子争吵到最后曾少平被钢叉制服在地,整个弑父杀母过程,不足一个小时。



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,原创文章转 载需标明出处,投稿邮箱2275292525@qq.com

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诚聘英才| 广告联系| 新手指南| 网站地图| 友情链接| RSS订阅| 意见建议| 会员注册| 健康证办理地址